安徽大學生網

學習
學習考試 社會實踐 海外留學 文學讀書 畢業論文 高考專欄 考研專欄

全球疫情下的中國留學生:無問去留 祖國都在身后

海外留學 時間:2020-04-04 18:03:09 點擊: 來源:中國青年報
[導讀]遍布全球的百余萬中國留學生,從憂心祖國戰“疫”形勢的海外支援力量,轉眼間變成了全國人民關心、關注的對象。他們是回國還是繼續留在當地?如何應對嚴峻的疫情挑戰?如何規劃疫情……

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蔓延,近一個月來多國疫情形勢全面告急。遍布全球的百余萬中國留學生,從憂心祖國戰“疫”形勢的海外支援力量,轉眼間變成了全國人民關心、關注的對象。他們是回國還是繼續留在當地?如何應對嚴峻的疫情挑戰?如何規劃疫情下的留學生活?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了目前仍在英國、比利時、俄羅斯、阿塞拜疆、澳大利亞、日本、柬埔寨等國的多位中國留學生,聽他們講述各自選擇的戰“疫”之路。

去留都不是疫情的局外人

“歐洲疫情來勢迅猛,比利時政府被迫采取隔離措施,學校也宣布停課。這讓不久前還在忙著向國內捐款捐物的留學生們多少有些措手不及。”比利時魯汶大學博士生梁博深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說,“疫情確實造成了一些困擾,但也讓我體會到了溫暖的環繞。”

比利時“封城”三周以來,梁博深已從最初的心神不寧逐步調整到適應。雖然身邊一些年齡較小的本科生選擇了回國,但包括他本人在內的大多數研究生選擇了留守當地居家學習。他對記者說,國外疫情發展的確令在國內的父母操碎了心。“我爸媽每天一大早就攥著手機盯著時鐘看,一直要等到我的電話、聽到我一切平安的消息才會放心,還反復叮囑我注意安全、不要出門,爭取早點回國。”梁博深說,“父母就希望我能趕快回國,回到他們身邊。我理解這份舐犢情深,但回不回國,還是要充分考量疫情發展、安全風險、課業負擔等各方面的實際情況,然后再作出合理選擇。”

留守英國的在讀研究生小唐,也從最初關注國內疫情轉變為關注英國疫情、英國防護物資供求、物價狀況,以及學業被迫中止等問題。他說:“不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我們都不可能是這場疫情的局外人。”

27歲的于洋目前是莫斯科斯坦金國立技術大學金融系的研究生,已在俄羅斯留學7年,他2月12日才從國內返回學校。于洋對記者說,在疫情席卷全球的背景下,對比各國疫情防控成效,中國當之無愧是最出色的。加上學校目前通過網上遠程教育向無法返俄、在俄滯留的學生開展線上授課,他身邊的許多同學都有回國意愿,但旅途中客觀存在的種種風險又讓他們十分糾結。自3月27日起,俄羅斯各航空公司暫停運行所有國際航班,想從莫斯科直飛國內已不可能,部分回國心切的同學僅能選擇乘坐俄國內航班或火車前往遠東地區再經陸路口岸回國,可是陸路口岸人員通行也有很大的不確定性。

在澳大利亞悉尼大學土木工程博士生朱家樂看來,只要注意個人防護,留在當地是比較好的選項。上個月因澳大利亞入境管制要求,朱家樂被迫選擇從國內出發取道泰國再返校。“我是在泰國隔離了14天后才獲準入境澳大利亞的,花費了巨大精力和時間,此時再選擇回國沒必要也不太可能。”朱家樂對記者說,簽證問題和疫情防控兩個方面是他選擇留守的主要原因,“有些像我一樣簽證在2020上半年到期的同學會擔心簽證申請問題,如果在澳大利亞境內申請,應該可以比較順利地獲得臨時簽證繼續正常學習;如果回到國內申請,可能會遇到很多不可預見的變數。”朱家樂說最重要的考慮還包括對未來的規劃,“從疫情發展形勢看,澳大利亞很可能在未來6個月內封鎖國境,如果現在回國,意味著2020年的學習、工作都將無法按照原定計劃推進”。

除了旅途風險、簽證顧慮,學業是阿塞拜疆巴庫國立大學心理學系學生張春暉選擇留守的最大原因。“我覺得學習才是留學的根本目的。我才來學校幾個月,不想折騰。將來疫情好轉了學校復課,來回折騰一趟會耽誤很多學習時間。”張春暉說,雖然父母也擔心當地疫情,但他們還是很支持自己的想法和決定。

50萬份“健康包”更是“定心丸”

“隨著海外疫情形勢日益嚴峻,海外留學生的安危冷暖時刻牽動著祖國和人民的心。”4月2日,外交部副部長馬朝旭在新聞發布會上說,我國在海外約有160萬名留學生,目前仍在國外的大約有142萬人。雖然大多數留學人員按照世衛組織和國家疾控中心的權威建議,秉持“非必要、不旅行”的原則,仍然選擇留在當地,但馬朝旭也強調,對于身處疫情嚴重國家、確實有困難急需回國的留學人員,黨和政府將及時采取必要措施,協助他們逐步、有序回國。

對于選擇留守當地的留學生而言,防護與安全已是當前第一要務。

“雖然病毒無情,但祖國在奮戰抗疫時并沒有忘記我們這些留學生。使館從防疫提醒、幫助協調學業生活困難,到協調就醫、提供防疫留學生‘健康包’,讓我們深切感受到了祖國對海外學子的關懷。”韓國世宗大學酒店旅游管理學院餐飲管理專業博士生年陳告訴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韓國疫情升級后,中國駐韓國大使專門與在韓留學生代表視頻連線,了解留學生們遇到的困難。使館也積極與韓國政府和大學溝通協調,促請出臺幫助中國留學生的政策。

在日本橫濱留學的吳華章、在比利時魯汶大學的梁博深、在澳大利亞悉尼大學的朱家樂、在柬埔寨金邊皇家大學的黃倚鈴、在阿塞拜疆建筑與工程大學的高栓偉、在美國紐約大學的王夢、在英國謝菲爾德大學的沈怡筠……記者聯系到的許多留學生都收到了中國大使館送來的“健康包”??谡?、手套、消毒水、中成藥、體溫計、防疫手冊、出行指南……“健康包”里這些最急需、最緊缺的防疫物資,被留學生們稱為防疫“及時雨”。高栓偉說:“在‘健康包’中還有一封大使館寫給留學生的信,讓我們這些遠在海外的學子感受到了祖國的溫暖。大使館為我們提供了很多幫助,是我們所有留學生堅強的后盾。”黃倚鈴也表示,因為這個“健康包”,她感覺自己在柬埔寨并非孤立無援。吳華章則說,收到“健康包”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他感受到了祖國的牽掛和關愛。

教育部副部長田學軍4月2日也表示,除了呼吁留學生加強自我防護,教育部和駐外使領館還建立了海外留學人員疫情檢測和日報制度,一旦發現留學生中出現感染或者疑似病例,使領館會第一時間啟動應急機制,協助就醫。田學軍介紹說,截至3月31日,中國在海外的留學生共有36個確診病例,這些同學都得到了及時的、比較好的救治,其中有11人已經治愈出院。

許多留學生從“自助”走向“助人”

令人欣喜的是,許多留守當地的中國留學生不僅注意加強自身防護,還積極投入當地抗疫,從“自助”走上“助人”之路。

今年1月武漢疫情暴發后,擔任魯汶中國學聯主席的梁博深,與留學生們迅速發起了“支援新冠肺炎救護前線”募捐活動。短短幾天時間就收到了200多位留學生捐獻的1萬余歐元善款。梁博深和伙伴們第一時間采購防疫物資,通過海航開辟的“綠色通道”運回湖北。3月比利時疫情擴散后,梁博深和小伙伴們也很快收到了江蘇無錫市政府、宜興市錢秀玲基金會等地方政府和社會各界向在比留學生贈送的防護物資。感恩之余,他們也決定投身支持比利時抗擊疫情。據梁博深介紹,魯汶中國學聯已向定點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布魯塞爾布魯格曼醫院和專門進行病毒檢測的魯汶大學附屬醫院捐贈了1000個外科口罩和400個醫用防護口罩。很多同學還自發加入了每晚20時為當地醫護人員鼓掌的“快閃”活動。

平時負責留學生與使館聯絡工作的阿塞拜疆中國留學生會負責人陳玉,利用自己的語言優勢,創建了“阿塞拜疆留學生會”公眾號,負責轉載使館的重要通知,更新阿塞拜疆疫情的最新消息,及時發布涉及與在阿華人和留學生切身利益相關的信息。“我只是想幫助更多的人,服務好在阿華人群體,我覺得這是非常有意義的。經常會有同學、朋友向我反映,網上關于阿塞拜疆的漢語資料太少了,我們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幫助大家充分獲取最新信息。”陳玉說,通過這個公眾號,在國內的父母也了解了阿塞拜疆的最新情況,“有很多家長都不懂外語,通過我們發布的信息,也能讓他們更加安心。”

正在英國利茲大學攻讀國際公司法碩士學位的吳芃,從3月5日起開始繪制當地疫情圖表。當他把第一天制好的圖表發布在英國衛生部推特正文下的評論區域后,意外地收獲了當日最高關注度和點贊量。之后,吳芃根據英國衛生部公布的數據每天更新圖表,展示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的增長走勢,讓人們對英國疫情狀況一目了然。不少網友給他留言說,這張疫情圖表比簡單的數字統計更能讓人看懂疫情趨勢,也更能喚起人們對疫情防控的重視。選擇繼續留在英國的吳芃表示會繼續堅持制圖,直到英國疫情好轉,“我感覺這對很多網友有幫助,許多人會每天等待我的更新,這讓我萌生了一種責任感”。

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留比學生梁博深提出了一個要求,希望通過中青報·中青網對身在祖國的父母和親友說一聲:“不用太擔心,我們挺好的!希望疫情早日過去,回國再與大家相聚!”

本報北京、布魯塞爾、東京、莫斯科、巴庫、金邊4月2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小茹 鞠輝 張建墅 張健 薛一博 楊帆 張蕾 馬子倩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4月03日 04 版

精彩評論

收藏
安徽大學生網微信二維碼 掃一掃 更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