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大學生網

職場
初入職場 職場攻略 職場手記

朋友合伙開辦公司,被欠薪!職工離職補償不能少!

初入職場 時間:2019-03-16 15:59:10 點擊: 來源:中工網
[導讀]肖利明與馮越等4人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前些年,事業有成的他們合伙成立一家科貿公司。由于公司連續5年盈利且不分紅,肖利明與其他2名股東先后與董事長馮越發生矛盾,要求公司回購……

肖利明與馮越等4人是從小玩到大的朋友。前些年,事業有成的他們合伙成立一家科貿公司。由于公司連續5年盈利且不分紅,肖利明與其他2名股東先后與董事長馮越發生矛盾,要求公司回購其股權。

肖利明在公司擔任副總經理職務。在公司既不回購股權又堅持不分紅的情況下,他也加入要求解散公司的訴訟中。馮越見其如此不配合工作,便停發其工資,停繳其社保。他則以此為由提出辭職,同時要求公司支付離職經濟補償、被拖欠工資及未簽訂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等待遇。

本案歷經仲裁裁決、一審法院判決,到二審時公司已決定解散,但3月13日法院仍終審判令公司在現有財產范圍內如數支付肖利明的相關待遇。否則,需加付相應的利息。

朋友合伙開辦公司 因為分紅發生矛盾

肖利明說,他今年56歲,對于《公司法》規定的企業利潤分配程序是熟知的。近年來,他與馮越等人入股創辦的科貿公司收益不錯,在彌補虧損、提取法定公積金和法定公益金后仍年年盈利,完全具備分紅的條件??墒?,董事長馮越與其他人的想法不同,究竟為什么也不說,只是堅持年年都不分紅!

“說實在的,公司持續盈利不分紅不違法。但是,其他股東有權提意見、建議。”肖利明說,在公司董事長不聽從其他股東意見的情況下,如果公司連續5年盈利且5年不向股東分配利潤,按照《公司法》第74條規定,股東有權請求公司收購其股權。

“前兩年,另外2個股東為這事與公司發生矛盾。我因為參與公司管理,礙于情面沒有介入這件事??墒?,公司把事情做得過頭了,我就在董事會、股東會上明確表態,支持另外2個股東的意見。”肖利明說,沒想到因為說了這些話,馮越不再把我當朋友了,還背后說我見利忘義。

“作為股東、投資人,誰投資不是為了賺錢。我們的要求是光明正大的、合理合法,怎么不夠朋友情分了?”肖利明說,他與馮越拌嘴后,公司從2017年3月起停發了他的工資,并停繳了他的社會保險。

員工索賠訴諸公堂

公司稱其不勞而獲

2018年4月,肖利明向法院訴稱:2008年2月26日至2017年5月28日,他在公司擔任副總經理職務,多年來一直兢兢業業工作,而公司未與他簽訂勞動合同。后來,因他要求分紅而與之發生糾紛并停發了他的工資、停繳了他的社會保險。2017年5月28日,他書面通知與公司解除勞動關系。

由于不服仲裁裁決,肖利明請求法院判決公司向他支付: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未簽訂勞動合同的二倍工資差額、2017年3月1日至5月28日被拖欠工資。

公司辯稱,肖利明系主動、單方解除與公司簽訂的勞動合同,故無權要求公司支付經濟補償金。公司認為,他這樣做的目的是想不勞而獲,拒絕其要求的原因是:肖利明作為公司四股東之一,不思維護公司集體利益,自2016年6月以來,不僅與另外兩個股東串通與法定代表人馮越鬧分紅,三人還輪番訴訟要求解散公司。

公司稱,2017年3月,肖利明為達到促使公司解散的目的,又伙同其他股東趁周末無人期間私自將公司儲存的全部貨物、全部會計檔案、財務賬簿、增值稅發票、辦公電腦、稅控機、財務章、稅務登記證等搬離辦公場所并隱匿至今,致使公司經營業務無法開展。

此后,肖利明不僅停止工作,不再上班,還通過更換門鎖、堵鎖眼等手段破壞公司正常經營秩序。在此情況下,公司各項工作被迫停頓下來且被法院判令解散。

公司認為,由于肖利明的侵權行為已經導致公司正常運轉受到干擾,不向其發放工資、不為其繳納社保是不得已而為之,不是公司過錯所致。再者,肖利明自2013年3月以來從未向公司提供勞動,其所謂的未簽勞動合同二倍工資賠償已過訴訟時效,故不同意向他支付任何經濟補償。

對于仲裁裁決,科貿公司訴稱,肖利明一方面占有公司大量財產、拒不履行勞動合同約定的勞動義務,一方面要求公司支付其工資,顯然違反了勞動法確定的按勞分配原則,不應得到法律的支持。仲裁裁決認定公司無法發放工資與肖利明侵占公司財產的行為沒有直接關聯是錯誤的。因此,不同意裁決結果,請求法院判令公司無需支付肖利明2017年3月1日至5月28日的工資4804元、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22826元。

肖利明辯稱,其作為科貿公司股東兼經理,只要求公司回購股權和分紅,并不存在惡意。在公司存續期間,公司法人因將公司財務轉移而存在過錯,其作為公司股東之一,沒有實際控制該公司的財物、擾亂公司的經營。公司因與其他股東的糾紛停發他的工資和社會保險是錯誤的。

肖利明稱,2017年3月17日,另兩位股東將公司的賬本、電腦、存貨進行了控制,其當時在場,但沒有控制公司財物,故不同意公司的起訴請求。

法院認為,肖利明要求公司支付2013年2月至12月未簽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的請求,其在勞動仲裁時雖未提出該要求,但該訴求與訟爭的勞動爭議具有不可分性,法院對此一并審理。依據法律規定,勞動爭議申請仲裁期間為一年,仲裁時效期間從當事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其權利被侵害之日起計算。又因未簽訂勞動合同二倍工資差額屬于法律對用人單位未與勞動者訂立書面勞動合同所規定的處罰措施,不屬于不受仲裁時效限制的勞動報酬范圍,在無證據顯示存在時效中止、中斷的情況下,該項請求已經超過了法定時效,法院對此不予支持。

對于拖欠工資部分,法院注意到2017年3月1日至17日,肖利明在正常上班,公司應當按照原工資標準予以支付。3月18日至28日,因肖利明同時兼有股東身份,其搬運公司財物的理由是否正當,均會導致公司財物被不同股東分別控制的客觀事實,勢必嚴重影響公司的正常經營。因此,其要求按照原工資標準支付該期間的工資缺乏依據,法院不予支持,法院依據《北京市工資支付規定》第27條規定,按照本市最低工資標準的70%支付肖利明此期間的工資。

對于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一事,肖利明與公司解除勞動關系系公司停繳社會保險所致,且肖利明搬運公司財物并不必然導致公司無法為其繳納社會保險,因此,其要求公司支付經濟補償金,于法有據,法院予以支持。

據此,法院判決:1.公司支付肖利明2017年3月1日至5月28日的工資4804元;2.公司支付肖利明解除勞動關系經濟補償金22826元;3.駁回肖利明其他訴訟請求;4.駁回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判決后,肖利明與公司均不服,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二審查明的事實與原審一致,故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關鍵詞:

精彩評論

收藏
安徽大學生網微信二維碼 掃一掃 更健康